冷却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冷却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风口上的漫画行业

发布时间:2020-07-13 12:19:45 阅读: 来源:冷却器厂家

“站在风口上,猪都会飞!”

这句流传于互联网行业的金句,终于可以用在漫画界了。

近两年,随着IP热席卷文化产业,“二次元”的世界来了新客人。BAT等互联网巨头们也把目光瞄准了原创国产漫画,开始在动漫行业布局。作为动漫行业的内容源头,几十年来一直不温不火的漫画俨然成了 “风口上的猪”,还有越飞越高的趋势。

1.大叔闯进二次元世界

外面雪花纷飞,大厅里面却是格外红火,号称把半个动漫圈的人都邀请来的“腾讯动漫行业合作大会”11月19日在751D-PARK举行。

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作开场演讲。看到他上台,台底下的媒体席有些骚动,“看来腾讯越来越重视动漫这一块儿,副总裁都来给动漫站台了。”联想到去年底腾讯将动漫从版权业务部分割出来,独立成立腾讯动漫的举动,可以看出他们对动漫的确抱有很大期望。

“像我这样一个大叔站在台上,跟一群动漫圈的朋友讲二次元,是一种什么样的压力?”西装革履的程武听到台下的骚动,大概也觉得自己的形象与二次元相去甚远,先自嘲了一下。不过,当他首次提出“二次元经济”这个概念时,会场有些沸腾了。听上去像黑话一般的二次元,一直被认为是非主流的“亚文化”,如今在互联网大佬的嘴里竟成了一种经济模式。

程武表示,“二次元经济”是指,动漫行业在互联网及移动互联网上培育明星IP,并通过影视、游戏、小说等多种形态,构建起具备大众影响力的文化消费形态。这样一来,原来似乎非常边缘的漫画就能以影视、小说等主流形态出现,影响更广泛的人群。

腾讯动漫的一个标志性作品《尸兄》应该是“二次元经济”很好的例证。

2011年11月《尸兄》开始连载,截至目前漫画加动画的点击量已超过83亿次。同时,它还是腾讯动漫平台上第一个实现打通全产业链的明星IP(知识产权),不仅推出动画版和网络小说,还以5000万元的高价卖出手游版权,电影版则正在筹备中。

购买《尸兄》手游版权的中青龙图CEO杨圣辉表示,今年,尤其是《花千骨》的出现,让手游产业明白了IP的重要性。身为IP产出大户,动漫行业自然而然地走到了台前,“以往游戏产业主要购买海外、尤其是日本动漫IP,但我们看到,日漫IP的表现着实配不上它响亮的动漫大名。因为日漫对产品的授权非常严格,对于角色和剧情的改动更是苛刻,有些IP即使买到手也无法根据国情进行改编。而国漫是中国人自己画的,不需要像日漫那样还要本土化,对玩家的心理更好把握,更利于手游进行改编。”

今年9月腾讯影业成立即宣布,《尸兄》《狐妖小红娘》《山河社稷图》三部漫画作品将被改编为电影。这些点击量几亿,甚至几十亿次的漫画作品在市场上都是备受追逐的优质IP。而腾讯动漫通过自己的平台,一早就将他们收入麾下。

腾讯影业副总经理陈洪伟曾推出根据漫画改编的电影版《十万个冷笑话》,以1000万元成本打造了一匹票房过亿元的“黑马”。在他看来,整个动漫和电影的关联刚刚开始,还有很多机会,“二次元文化具有非常强大的人群基础,电影作为大众文化娱乐消费方式,会放大动漫的内容,或者说其实更加有助于打破次元墙,让它走进主流的视野范围内。”他认为,现在中国电影从业者并没有认真思考过到底给更年轻的新一代观众提供什么样的作品,而今年出现的《十万个冷笑话》《大圣归来》,和即将上映的《万万没想到》都给电影业带来新的启发。

一个第三方调查数据显示,中国有2.6亿的二次元用户。“这2.6亿二次元用户对于电影市场是一片巨大的‘蓝海’,因为他们更加年轻,他们会迅速成长,未来十年内会成为主流消费人群。所以这个市场确实是非常庞大的。”腾讯动漫总经理邹正宇说,如此看来,漫画作为二次元的源头,势必提上更重要的高度。

腾讯不是孤独的大叔,BAT的另外两大巨头阿里、百度也都以不同形式介入动漫行业。百度将建立提供动画形象等商品化中介服务的专业网站;而阿里则通过入股华谊,购买优酷、光线传媒的股份来实现对动漫行业的介入,更不用提在淘宝、天猫平台上产生的动漫消费了。

2.漫画还没画就有人买

曾经创作出《十万个冷笑话》漫画的“有妖气”,是国内知名的原创网络漫画平台,百度百科上对这家成立于2009年的公司介绍,第一句就是“一家几乎没有营收的原创漫画平台公司”。

这句话几乎概括了中国所有原创漫画从业者的基本状况,因为创作始终无法与市场接轨,做原创动漫在国内几乎不能成为一门养家糊口的手艺。漫画作者壁水羽曾感慨,在中国,漫画家还不如要饭的,“要饭的伸出手,你还可能考虑给他一块两块。画漫画的想要管人要钱,人家就会说,哎哟,看你画是瞧得起你,还敢要钱?!”

如今,70后漫画作家权迎升终于感觉自己所属的行业得到了应有的尊重和理解,“终于让人们知道,我们不只是给小孩子画画的了。”他说,以前过年回家别人问他的工作,他都不好意思说,因为总有人认为漫画就是画给小孩子看的。

作为中国第一批职业漫画作家,权迎升的履历表可以说就是一部国漫发展简史。

“那些漫画好像为我们打开了一个新的世界,非常喜欢。”权迎升说的“那些漫画”指的是从小和哥哥一起看的盗版日漫,后来俩人也因此放弃了学习多年的国画,转而投身漫画,之后就一直随着国内漫画业而起起落落。即便最好的时候,权迎升同时有三四部作品在不同杂志上连载,年收入也不过几十万元,运营整个团队捉襟见肘。

从2013年开始,漫画圈的生态悄悄发生了改变。手持终端让漫画在线阅读更为方便和直接,越来越多的成年人加入到在线阅读漫画的行列。这时权迎升推出了国内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给青年人阅读的故事类漫画作品《中国惊奇先生》,以前像这种有着完整故事的成人作品因为不好卖,基本上没人做,成年人更喜欢像几米画的那样的绘本。

“我们赶上了网络阅读的兴起,吸引了许多新读者,再加上整个产业链都打通了,‘惊奇先生’自然就让大家都惊奇了。”权迎升说,《中国惊奇先生》漫画的点击量29亿次,全网的转载量加起来超过50亿次,动画片的播放量超过5亿次,这些炫目的数据在以前的纸质平台上根本无法想象。高点击量也为作品带来更多机会,《中国惊奇先生》的网剧和游戏版权已经售出,电影版权也有多家在争取,还未最后敲定。“以前你画好一个作品去和别人谈这些衍生开发,简直像天方夜谭。现在我刚有一个创意,还没开始画,就有公司决定开拍网剧了。”

与作品的炙手可热相应的是,作者也有了更为丰厚的版税收入。像权迎升这样拥有热门作品的作者年收入大都过百万元,还有的甚至接近千万元。漫画《王牌御史》的作者佟遥,2008年一年的收入只有6000元,当他转型网络后,仅这一部热门作品就带给他超过百万元年收入。今年8月,“有妖气”以9亿元的高价被奥飞动漫收购,这起中国动漫行业的最大并购案,最重要的也是版权价值。

现在,许多网络漫画作者都有了工资。“当你的作品具有一定水准,网站平台就会和你签约,签约作品无论关注量多少,网站都会给作者发工资,以支持你继续画下去。”一位网络编辑说,在腾讯动漫平台上,一个普通漫画作者一个月的收入大概有几千元,对于许多在三四线城市的作者来说,这些钱足够他们维持生活,继续画漫画。目前腾讯动漫投稿作者总数超过5万,认证作者超过9000人,签约作者超500人。

有了丰厚或是稳定的收入,也吸引了更多作者投入网络漫画的怀抱。2015年腾讯动漫投入6000万元动画基金、3000万元漫画基金,用以扶持国内漫画家,进行福利体系建设,保障他们的生活。这一投入可以说是立竿见影,平台上的优秀作品产量大幅增长,单日点击破百万的作品数量翻了三四番,每周稳定更新的高质量作品已经超过三百部。

3.大数据引领漫画创作

看看表已是凌晨一点,再看看《王牌御史》漫画的最新点击量跳到了9亿6800万次,佟遥这才从电脑前站起身来,捶打几下有些僵硬的腰,总算结束了这一天——长达15个小时的工作。

《王牌御史》这部已刊载近两年的作品,排名始终在腾讯动漫前十以内。对于痴迷漫画20年的佟遥来说,这是他从事漫画以来最累的时刻,但也是最甜蜜的时刻。

《王牌御史》每天的点击量都在上百万次以上,而且可以随时更新,而漫画期刊的出版频率最快的也就是周刊了。“漫画大多是周刊或半月刊,看完一集还要再等好多天才能看到新的一集。”佟遥说,网络的节奏非常快,但也非常适合集聚人气,每天上百万次的点击量让《王牌御史》成为腾讯动漫炙手可热的IP,不仅从漫画升级到了动画,还卖出手游、真人剧的版权。

来自安徽亳州的佟遥,在老家时最大的痛苦就是知道自己的作品有问题,但是因为周围没有什么同行,根本找不到自己的问题在哪里,“有时候不得不拿着自己的作品,专门到大城市找老师求教。”在漫画期刊发表作品时,也得等杂志发行后,再去论坛上看读者有什么反馈。现在,传统创作中作者身处“黑盒子”的封闭状态被打破了,读者也能参与创作。新一集作品发表几分钟后就能看到读者的反馈,他们会利用弹幕来吐槽或是点赞。“你要是画得不好,或者故事有问题,他们真的会骂你的!”佟遥说。

网络漫画要靠点击量取胜,观众的意见非常重要,漫画家要随时根据观众的意见进行调整。有一次,《王牌御史》把一场打斗戏写得太多了,底下就有观众吐槽“不好玩”,佟遥就赶紧把这场戏结束了,回归作品的搞笑本色。

除了读者直接的反馈,网站编辑也会通过大数据洞察海量用户的需求、兴趣、行为习惯,并及时反馈给作者,指导他们如何继续创作。作者除每个月收到的读者的点击量数据外,还有作品被收藏次数、吐槽次数的曲线,当曲线下滑时编辑就会提醒作者。有的时候也许是因为作品的节奏出了问题,也有的是因为故事不讨喜,作者会通过大数据来调整他的创作。

这种作者与读者之间的亲密关系,虽然对于打造品牌、积累人气非常重要,但也常常令作者非常纠结。“漫画家毕竟还是艺术家,很想坚持自己想表达的东西,可是做商业漫画又必须考虑观众的感受。到底是坚持多一点,还是迎合多一点?这两者之间的平衡几乎在每一个细节上都让我纠结。”佟遥说,这在网络漫画作者圈中是一个持久而难解的话题。

佟遥纠结的,也是令北京动漫游戏联盟秘书长刘春刚担心的,“现在网络漫画的数量非常巨大,但在海量作品中,真正优秀的并不多。即使是那些非常受欢迎的作品,也因为一周几次更新的速度太快,而无法沉下心去打磨作品,在内容上过度迎合读者需求而显得格调不高,有些粗糙。从长远来看,并不利于国漫更好的发展。”(记者 牛春梅)

义乌订做职业装

通辽工服定做

株洲西服定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