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却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冷却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颜值当道能换多少未来

发布时间:2020-07-13 15:17:46 阅读: 来源:冷却器厂家

大导演张艺谋的新电影《长城》都要拉来“小鲜肉”们为其撑场,右一为TFBOYS成员王俊凯,右二为鹿晗。供图/东方IC

上周五,一则与鹿晗有关的消息再度洗刷了人们对明星人气的认知。在新浪微博组织的一场微访谈中,他以提问量半小时67万条、55分钟破百万条、57分钟突破104万条的成绩,刷新了明星网络微访谈的最新纪录。

人们也渐渐发现,这些发迹于网络、受到人气热捧的新兴偶像,又开始从网络走向荧屏和大银幕。他们的网络人气迅速变现,并成为影视文娱资本圈不可忽视的筹码。

1

人气暴涨,新偶像网络原生

鹿晗一条微博评论突破千万条

鹿晗上一次震惊主流媒体是在去年八月,他的新浪微博单条微博评论数突破了千万条,并因此获得了吉尼斯世界纪录。这条破纪录微博的产生,在旁人看来,理由单纯得令人咋舌。因为正值七夕情人节,鹿晗的粉丝便发起了集结1314(意为“一生一世”)万封“微博情书”送鹿晗的活动,这一活动迅速得到了各种资深“鹿饭”的支持,微博评论量不仅“达标”,而且超过了1320万条,并最终得到了来自吉尼斯世界纪录的首肯。

这种看似疯狂的行为,在一众时下新晋的偶像粉丝群中并不鲜见。鹿晗所打破的微访谈纪录的上一个保持者,其实来自另一个年轻偶像的集中生产地——电视剧《古剑奇谭》的主要演员班底。去年9月,号称“古剑五美”的李易峰、乔振宇、马天宇、陈伟霆和“师尊”张智尧作客新浪微访谈,一度吸引了104万条提问,并超越了此前新浪嘉宾微访谈525743条提问的纪录。这种网络人气也转化成了更为直接的网络播放数据,《古剑奇谭》最终累积网络播放量超过88亿次,打破了此前由《甄嬛传》创下的79亿次纪录,成为截至目前史上最高网络播放量的电视剧集。

伴随剧集的热播,主要演员的人气急速攀升。以李易峰为例,在电视剧《古剑奇谭》尚未播出前,他的微博热议指数不到一万,而到了《古剑奇谭》播出的第三天,他的热议指数便突破10万,随后便长期维持在这一水准。根据权威数据媒体Vlinkage提供的数据,李易峰在此期间曾连续78天蝉联Vlinkage艺人榜单第一位,一举打破由韩国《来自星星的你》中金秀贤保持的49天纪录;其新媒体指数也高达9.8213,创下了大陆演员单日新高。

从那时起,人们开始把这些凭借一两部知名作品或节目在网络积攒起爆棚人气,进而借此走进主流视野的年轻男性偶像,称之为“小鲜肉”。这批被称之为“小鲜肉”的明星,让演艺圈为之震惊的还有他们背后强大的粉丝群。以鹿晗那条拿到了吉尼斯世界纪录的微博为例,粉丝为了表示祝福,真的就一度将评论控制在了1314万条,其中体现出的惊人执行力,已经无法用一句简单的“脑残粉”来概括。

正是拥有如此强大的后备军团,“小鲜肉”的粉丝影响力得以具化。他们会为了让偶像占据网络明星排行榜前位而每天“打卡”,在网络微访谈等媒体互动活动中刷新网络纪录,并有组织地出现在演唱会、媒体发布会乃至综艺节目的录制现场,一步步将自家偶像推到台前,并以人气为其实力“背书”。这些长着年轻俊俏的脸庞、笑容灿烂、“无公害”的年轻人,也逐渐形成了国产偶像新老交替的分界线。“鲜肉”和“腊肉”看似一字之差,实则反映着粉丝文化的坚硬壁垒。这群完全依靠粉丝“上位”的新偶像,带来了全新的文娱业态。对他们的追随或观察,也成为文娱圈乐此不疲的话题。

2

迅速变现,商业价值被重视

新兴偶像频与一线大咖平起平坐

虽然尚无标志性的代表作品,但已无法阻止“小鲜肉”们将极高的网络人气迅速变现。

从今年开始,此前在演技上并未得到太多展示的吴亦凡、鹿晗等人,就先后受邀以绝对主角或重要配角的身份出演大电影,还相继出现在综艺节目中。除了已上映的《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重返20岁》外,张艺谋影片《长城》、综艺节目《挑战者联盟》《真心英雄》等也将成为他们的“刷脸”之作。综艺真人秀的“咖位”大小(明星有多红),向来是决定真人秀收视的关键因素。像吴亦凡加盟的真人秀《挑战者联盟》,节目中的合作者就是在国内经营多年的一线女星范冰冰;受邀回国的EXO现任中国成员张艺兴,则是与黄渤、孙红雷、黄磊等人一起在真人秀《极限挑战》里称兄道弟。得益于电视剧的李易峰,也开始减少电视剧演出而转场电影和演唱会。仅今明两年,李易峰已参与和要开拍的电影项目,就包括了何炅的《栀子花开》,与杨幂合作的《怦然星动》,与李小冉、张鲁一、周冬雨合作的《麻雀》,以及香港导演林岭东的动作片《飞霜》等。

“小鲜肉”们自带的粉丝效应,会凭借他们强大的刷屏能力,自行完成电影的线上营销。就在上周《栀子花开》的影院现场,大批身穿粉丝服装、手拿字牌灯箱的李易峰粉丝纷纷入场。一位女粉丝甚至自掏腰包给每一个观众送上布丁,并对前来观影的观众一一道谢。粉丝们还在网络上自发购票,买下影院视野较差的座位,把中间的好座位留给普通观众。

这也直接导致了电影圈开始对“粉丝电影”抱有期待,人们愿意相信粉丝数量能与电影票房产生关联,即便是大导演们选角时也会考虑是否要拉个“小鲜肉”来提升人气。网剧《匆匆那年》编剧田博指出,即使电影后期遭遇了一定的口碑下滑,但至少在这些“小鲜肉”偶像的带动下,他们参演的电影在票房上普遍过亿元,“而品质不错、却只有素人(普通人)出演的《我是路人甲》,票房上就几乎算是惨败了。”

除了成功进入电影圈和综艺界,蜂拥而来的广告代言和商演机会让“小鲜肉”们的变现更为直接。根据艺恩ECCI中国艺人商业价值评估体系提供的数据,以陈晓、陈学冬、蒋劲夫等为代表的“小鲜肉”的商业平均价值达到了8.24,商业平均潜力为7.74,虽然与一线大咖范冰冰、赵薇、成龙等人有一定差距,但足可跻身2014年度艺人品牌资产TOP10。在“小鲜肉”中堪称领军人物的李易峰、吴亦凡、鹿晗和TFBOYS,则早已在去年年底就达到了30万至100万元的广告代言费,一首歌的商演费用达到了50万元。这一切的发生,仅仅经过了不到半年的发酵。而据最新了解的情况,如今一线“小鲜肉”的广告代言费又轻松超过百万元,最高数一度接近千万元。

在艺恩咨询产业分析师冯珺看来,尽管行业内对“小鲜肉”的演技等专业技能尚持观望态度,但这并不影响商业力量看上了他们的粉丝群体可能带来的潜在商业价值。冯珺透露,“小鲜肉”的受众群主要集中在29岁以下的女性,尤以在校学生为主力,占据了粉丝群体的66%;“相较一般明星而言,‘小鲜肉’的粉丝体现出年轻化、忠诚度高、消费力强等特点。”冯珺指出,仅仅是这些选项,就足以吸引大量想要讨好年轻人的商家品牌,愿意拉拢“小鲜肉”为自家品牌站台。李易峰所在公司“欢瑞世纪”的工作人员就表示,此前奢侈品牌普遍寻找的代言明星,都是以吴秀波等“中年大叔”为主,但现在这些品牌也逐渐发现了年轻女性的消费力,开始与李易峰等“小鲜肉”偶像接洽。目前,李易峰的代言中已经出现了腕表、奢侈品牌化妆品等类别。

3

迭代迅速,人气不是护身符

“只是看脸就够了”难免昙花一现

对于“小鲜肉”拉动的票房增长和收视飙升,“男色当道”是最恰当的解释。源众性别发展中心咨询主任李莹说,“小鲜肉”这个词,就是从日本文化中脱胎而来的,包含了一种对年轻男性的物化和消费心态,“其实这不是特别健康的审美,只是大家集体无意识地在遵从这个审美,媒体和大众也被裹挟其中,演员们觉得这是对自己的褒扬,还引以为荣。”

“‘小鲜肉’说穿了就是一种营销手段,它抓住了女性,尤其是年轻女性的情感诉求。”冯珺认为,这预示着女性消费时代的来临。在艺恩咨询的数据中,女性已成为现代社会最大的消费群体,以《小时代》系列电影为例,其女性观众的比例就达到了60%左右。

现在不少业内人士选择了顺应这一潮流,毕竟一旦符合了大众的心理预设,就意味着高收视和高票房。正在湖南卫视热播的暑期档电视剧《旋风少女》中,杨洋、吴磊、白敬亭、陈翔等年轻演员就开启了耍帅刷脸模式,该剧也被冠以“鲜肉剧”的称号。制片人周丹透露,演员的选择强调了青春感,考虑了“市场和粉丝对演员的认可程度”,他们在官微中与粉丝进行过互动和讨论,几乎是为了符合粉丝的需求而量身打造了这部剧。田博也透露,他目前正在进行电影《谁的青春不迷茫》的选角工作,为了市场的考虑,也会侧重挑选颜值较高的演员。

不过,这种跟着需求跑的市场驱动,其实很难真正打动以艺术自居的影视创作者们。电影《栀子花开》上线后当日票房就过亿元,一开始还有不少人认为是粉丝电影的胜利。但头脑清醒的业内人士指出,前三天的票房大多包含了电商保底和粉丝买单的份额,只有到了下一个工作日才是真正的观众票房。果不其然,《栀子花开》的票房在上映五天后急转而下,这也为迷信粉丝电影的投资者们敲响了警钟。“以前我们总在提‘粉丝电影’,似乎有了千万的粉丝量就能兑换成几亿的票房。”影评人连城算了一笔账,假使拥有3000万粉丝的“小鲜肉”,能够号召所有的粉丝去电影院支持自己,也最多能带来接近一亿元左右的票房。但相对于动辄成本就过二三亿元的国产电影,这种支持很难达到人们的期待。“更何况,到底能不能有这么多的粉丝真的去电影院买票,也是个未知数。”连城说。

即便曾经与“小鲜肉”演员合作,田博也不认可“只是看脸就够了”的粉丝世界观,“一个演员到底能不能通过一部戏得到认可,说到底还是在于个人的努力。”《捉妖记》出品方安乐电影公司总经理张晗也透露,影片在最初选角时就曾接触过不少“小鲜肉”演员,最终选择了井柏然来出演,“并不是只看人气,更看重他与角色的契合度。”张晗表示,选择井柏然时,他的人气还没有爆棚,电视剧《相爱穿梭千年》和《花儿与少年2》带来的粉丝效应还没有出现,“电影归根到底比拼的还是影片的质量,对演员的演技还是有要求的。”

相对于极速蹿红,在习惯“上演”大起大落戏码的演艺圈,“小鲜肉”们的速朽也成为下一个可预期的话题。仅从去年到今年的一年时间里,“鲜肉”的“迭代”已经从80后、90后直接跳转到了00后。 “无论是哪种途径走红,这些‘小鲜肉’的蹿红速度大多在一到两个月左右,有的甚至只有半个月时间。由于资历浅、作品少,他们的红火周期有多长,目前业内普遍持观察态度。”冯珺直言,由于这个群体走红的很大因素来源于粉丝增长,“昙花一现也实属正常”。

“‘小鲜肉’的界定从源头来讲,就意味着他们难以长久,之后就会变成‘腊肉’或‘冻肉’,今天的‘大叔’们也都是从‘鲜肉’走过来的。”北京电影学院电影学系教授陈晓云历数中国过去的演艺史,“也曾在上世纪80年代出现过奶油小生,到90年代出现了花样美男,但当时这种审美和趋势是被批评的,而当下却被热炒。”陈晓云觉得,前辈们的发展路径应该给现在当红的“小鲜肉”们一定的警醒,而时下的社会对流行文化的态度扭转,也暗含着某种文化危机,“‘鲜肉’流行,颜值当道是个现实,但它是个不令人乐观的现实。所幸的是,随着《西游记之大圣归来》《煎饼侠》《捉妖记》等口碑电影的出现,这种流行趋势已经开始被解构。”(记者 李夏至)

娄底定做工作服

襄樊订做工服

衡阳订做工服

建阳职业装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