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却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冷却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积极防范风险促进经济平稳较快增长

发布时间:2020-10-17 01:33:20 阅读: 来源:冷却器厂家

积极防范风险 促进经济平稳较快增长

2011年受政治、经济等多方面因素影响,不仅发达国家主权债务危机愈演愈烈,地区政治冲突和自然灾害也频发,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全球金融市场持续动荡,资本流向频繁、无序,金融机构承受的压力增大。2012年预计世界经济将延续低速增长局面,全球金融市场的不稳定性还会加剧,股票市场、大宗商品市场和外汇市场将受到政治、经济和全球资本的多重冲击,波动加剧。面对全球经济形势的新情况,我国需灵活应对,积极防范各种风险,促进经济平稳较快增长。  欧债危机影响全球经济增长  2012年阻碍全球经济复苏的因素将主要是欧债危机的蔓延和恶化。作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美国今年也面临削减赤字压力,以及失业率高位徘徊、消费难以强劲反弹、房地产市场复苏乏力等问题,但近期美国失业率等数据有所改善,表明美国经济活力正在缓慢恢复。现在美国的工业产能利用率为77.4%,低于80.4%的历史平均水平,这意味着在不增加固定资产投资的情况下仍可提高工业产出。可见,美国经济虽然也可能出现反复,但不至于对全球经济复苏带来太大威胁。相反,欧债危机爆发至今,欧洲各国在危机处理上始终存在分歧、难以协调,出台的政策措施不够及时,效果也非常有限。由于欧元区面临缺乏财政联盟的重大结构性问题,统一货币政策又难以协调各国经济不平衡的深层次矛盾,2012年欧债危机蔓延、恶化风险较大。如果欧债危机蔓延和恶化,新兴经济体也无法“脱钩”。全球贸易的恶化、资金的撤离对于以出口导向或者高度依赖国际资金的新兴经济体的经济增长产生负面影响,全球经济复苏的动力将被大大削弱。  资本流向不确定性加剧金融市场动荡  2011年下半年以来,受到美国经济复苏企稳、欧债危机升级、新兴市场增长前景下滑等因素的影响,国际资本避险需求大大增强,使得资本纷纷回流美国,美国股票市场和债券市场基金均呈现连续的资本净流入。2012年全球资本流向可能更加不确定,从而加剧全球金融市场的不确定性。原因在于:  2012年是欧元区国家债务到期高峰期,希腊、葡萄牙、西班牙、意大利将分别有337亿、184亿、1093亿、2447亿欧元债务到期。与此同时,欧洲银行业资本金缺口也高达1147亿欧元。由于通过货币市场、银行间市场和债券发行筹集资本的能力在下降,欧元区各国政府也无法通过购买资产甚至国有化的手段大规模救助银行业。因此,欧洲银行业只能通过在全球出售资产及收缩海外贷款,来维持资本和流动资金的充足率。新兴市场国家70%的境外授信来源于欧洲金融机构,资本回撤将对新兴经济体的金融市场造成冲击。  美、日等高债务国的政府到期债务规模以及新增融资需求也比前几年明显扩大,预计日本、美国2011至2012年政府融资需求与GDP比率的平均值分别为54%和27%。现在全球国债市场余额和股票市场余额不相上下。传统上,欧、美投资者更偏重股票等风险资产,但随着国债比重上升,全球资金可能会选择国债相关产品。不过,一旦危机稍有缓解,这些资金又可能流出,追逐高回报、高风险的投资产品,这必将会导致全球资本无序、频繁流动,各国都会面临资金大进大出的风险。  监管规则可能影响资本的流动。随着主权债务危机恶化,为防止危机扩散和出现类似2008年全球金融机构倒闭潮,各国政府可能会加强对金融市场的监管,防范投资资本对经济的冲击。由于本质上资本是“逃避监管”的,因此全球资金可能出逃监管趋严的国家和地区,反而扰乱全球金融市场秩序。  经济面临意外事件冲击的可能性不容忽视  当今全球经济日益复杂,经济、政治、社会动荡以及自然灾害等问题相互交织,相互影响。2012年影响全球经济前景的政治经济因素更为复杂。首先,中东、北非等地区的政治问题并没有彻底解决;突尼斯、埃及、利比亚等国政权更迭后国内政治仍不稳定;也门、叙利亚等国局势则持续动荡;美欧和伊朗的矛盾也有激化趋向;朝鲜半岛局势又添变数。其次,2012年美国、俄罗斯和法国面临大选,欧洲各国因债务危机也出现了政府更迭的趋势。政治的选择、博弈将成为影响2012年全球经济形势非常重要的因素。第三,当前世界经济下行风险增大,多种社会矛盾集中显现,经贸问题政治化更加明显,国际政策协调的难度加大,贸易保护主义可能再度抬头。  2012年上半年,欧元区部分债务将到期,欧洲银行业可能会面临较大的债务问题,可能会进一步加大欧洲银行业的压力。但是,我们也应当看到,与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相比,当前的欧洲银行业危机涉及的金融主体并不复杂,只要不发生大规模的“债务危机—银行危机—货币危机—经济危机”的恶性循环,欧洲银行业危机面临的风险将在可控范围内。可以预见,未来欧美国家银行业市场份额可能会有所收缩,新兴市场国家的市场份额可能会有所增加。  从监管情况看,巴塞尔协议Ⅲ在改善资本结构和补充资本规模、加强系统性风险和流动性风险防范的同时,将减缓全球银行业发展步伐。但是,不同区域和不同规模的银行承受的压力是不同的,新兴市场国家的银行面临的压力可能小一些。由于面临融资压力和严格的监管,特别是面对欧盟提出的9%的新资本充足率要求,使得欧洲银行业所受的冲击可能最大。  国际经济金融形势变局下我国的应对之策  2012年我国经济面临的外部环境更加错综复杂、脆弱多变,针对国际经济金融的新形势,我国政府有必要采取应对措施,促进经济平稳较快发展。  一是针对2012年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宏观调控要加强预判预研。为防范全球经济中的风险,确保我国经济平稳较快发展和物价总水平的基本稳定。我们需要利用多种手段,即将汇率、利率、准备金率等政策搭配使用,全方位应对输入型通胀压力。在维持投资、消费、出口平衡发展的前提下,可适度增加固定资产投资,发挥其对经济增长的作用,投资的重点可考虑加大对“三农”、水利、中西部欠发达地区、科技创新、节能环保以及战略性新兴产业等方面。  二是在确保出口稳定的前提下积极调整出口战略。2012年我国出口增长可能会低于预期。其中,不仅对欧美等重要贸易伙伴出口可能出现下滑,而且由于新兴经济体无法与发达国家经济“脱钩”,2012年对新兴经济体贸易增速存在下行风险。全球经济放缓也必然加大我国与贸易伙伴的摩擦。2012年对外贸易的首要任务是确保一定的出口规模,防止出口出现大的滑落,并在此基础上以进一步促进国内产业结构调整为出发点,推进出口结构转变,促进贸易平衡。  三是保持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实现人民币汇率的双向波动。我国“双顺差”局面短期内难有根本性改观,经济基本面又相对较好,在全球流动性依然过剩的情况下,国际资本仍将会流入国内市场,提升人民币升值压力。加上2012年是美国等国总统选举年,各国通过施压人民币升值,舒缓本国经济和政治压力的可能性上升。2012年人民币汇率升值的压力不会减轻。应继续稳步推进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坚持主动性、可控性和渐进性原则,增强人民币汇率灵活性,发挥汇率对调节国际收支的积极作用。在此过程中,既要防止人民币升值预期的形成,也要防范人民币贬值预期的出现。  (作者宗良为本报专家组成员、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副所长)

ib考试

alevel经济

alevel课程辅导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