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却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冷却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孟浩然拍马屁的诗最后成千古绝唱

发布时间:2021-01-06 12:40:28 阅读: 来源:冷却器厂家

孟浩然拍马屁的诗,最后成千古绝唱

今天小编给大家带来孟浩然的故事,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看一看。

孟浩然被认为是唐朝的著名的隐士,著名的田园诗派的宗师级的人物。想当年,孟浩然作为著名的隐士,在襄阳隐居,引得多少人为他心驰神往啊。谁也不服的李白,就是孟浩然的粉丝,他公然宣称自己“出柜”了,就爱孟浩然一个人:

吾爱孟夫子,风流天下闻。红颜弃轩冕,白首卧松云。

醉月频中圣,迷花不事君。高山安可仰,徒此揖清芬。

李白简直就把孟浩然当成了神仙中人。他说:

我李白敬重孟先生的庄重潇洒,他为人高尚风流倜傥闻名天下。

少年时屏弃当官不走仕途,一生闲云野鹤年老时仍在山间云中逍遥自在。

皓月当空,他把酒临风,饮清酒而醉,他不事君王沉醉于自然美景。

高山似的品格怎么能仰望着他?只有在此向您清高的人品致敬了!

好像孟浩然就是不问世事苍狗白云变化的神仙,看他那一身仙风道骨的样子,简直迷死人了。

但是!但是!但是孟浩然是真的想做隐士吗?

孟浩然不是神仙,他也是一个汲汲于红尘富贵的凡人,只不过几次的科举考试都通不过,都四十岁了,实在不想再去复读,和唇红齿白的少年们,一起考试了。只好无可奈何回家隐居。

据说孟浩然有一次遇见唐玄宗,当然这只是据说而已。孟浩然在王维的官邸遇见唐玄宗,唐玄宗让他念几句诗听听,昏头昏脑的孟浩然竟然念了这么一首:

《岁暮归南山》

北阙休上书,南山归敝庐。不才明主弃,多病故人疏。

白发催年老,青阳逼岁除。永怀愁不寐,松月夜窗虚。

唐玄宗一听就炸了,你都没来找过我,还说我放弃了你,你这不是在诬陷朕吗?赶紧回家吧。于是孟浩然只好回家,做隐士去了。呆头呆脑的孟浩然,临走还给王维留了一首诗。

留别王维

寂寂竟何待,朝朝空自归。欲寻芳草去,惜与故人违。

当路谁相假,知音世所稀。只应守寂寞,还掩故园扉。

孟浩然还有点生气,最后他悲伤的不能自己,说我还是回家枯守田园,把小门关上,独自品尝寂寞吧。

好玩的国学之所以说这些,是想告诉大家,孟浩然一千个不想做隐士,但生活和命运有一万个理由让他回到家中,做个隐士。而我们要说的这首诗,就是孟浩然还在苦苦寻找做官的道路的时候写的,是写给当时的文坛领袖、当朝宰相张九龄的。张九龄是广东人,孟浩然是湖北人,算是情感上有些契合。张九龄这个人胸怀开阔,喜欢提携后辈,所以孟浩然就写了一首诗,送给张九龄。希望他能看中自己,提携自己。

但是孟浩然这个人,在性格上是有缺陷的。他的缺陷是好面子。这个好面子的缺陷,严重影响了他的一生。据说有个高官朋友和他约好时间,准备带他去京城去拜访高官,谋求仕途。但在约好的那一天,突然有个朋友来了,孟浩然就和那个朋友推杯换盏不醉不休。有人说这个朋友是王昌龄。仆人提醒说孟老师你该出发了,孟浩然手一挥说,管他什么仕途,就喝吧。结果他还是个隐士。

据说还有一次,孟浩然生了一种病,绝对不能喝酒吃荤菜,哪想到王昌龄又来了,要找他喝酒。孟浩然好面子,不好意思说,就拼了老命和王昌龄喝酒,结果病发死了,这可是为了面子不要命啊。看来,王昌龄才是孟浩然一辈子的敌人,一次把孟浩然工作喝没了,一次把孟浩然给喝没了。这,当然是据说。我估计王昌龄也很郁闷,怎么这些传说都安到他身上了,所以王昌龄赶紧自表心迹:“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

孟浩然写诗去求人找工作,但他又太清高,不好意思说明白,就很隐晦地表达自己想得到张九龄帮助的想法。

望洞庭湖赠张丞相

八月湖水平,涵虚混太清。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

欲济无舟楫,端居耻圣明。坐观垂钓者,徒有羡鱼情。

孟浩然绝对是大才,一篇个人简历也能写的文采飞扬,写成了千古绝唱。

“八月湖水平,涵虚混太清。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这首诗的上半段是写景,写洞庭湖的景色,把八百里洞庭写的浩瀚无涯,写的是气象万千,写的高绝天际。

你看那秋水盛涨几乎与岸平,水天含混迷茫与天空浑然一体。云梦大泽水气蒸腾白白茫茫,波涛汹涌似乎把岳阳城撼动。

这样的手笔和境界,好玩的国学以为,也只有杜甫的“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李白的“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可以与之媲美。

欲济无舟楫,端居耻圣明。坐观垂钓者,徒有羡鱼情。下半段是抒情了,是写到了孟浩然的真实目的和想法。

想要渡水却没有船只,闲居不仕,有愧于圣明天子。

看着那些垂钓的人钓得鱼儿上钩,可惜只能空怀一片羡鱼之情。

孟浩然说得很隐晦很委婉。说自己面对这浩浩荡荡的湖面,我好想找一条船渡过去,可惜找不到船啊。其实孟浩然是想说,我好想去长安做官去,但是没人引荐啊,迫切之情溢于言表。

于是下面再进一步,向张九龄提出自己的渴望。张大人啊,您能出来主持国政,我是十分钦佩的,不过我是在野之身,我还是个隐居的白丁啊,我想和你去钓鱼去,但是做不到啊,因为我还是在水底的一条鱼,你得先把我钓上来啊。总之,孟浩然很委婉,但同样很急切。

也不知道为什么,湖广老乡张九龄并没有把布衣孟浩然给提拔上去,孟浩然最后也是心灰意冷,回到自己的老家,吟风弄月游心于山林田园之间,写一些清水出芙蓉的田园诗,表达一些身体和灵魂都融入自然的诗篇。而这些诗篇,不仅安慰了孟浩然曾经焦虑彷徨的心灵,也安慰了我们,毕竟在前路迷茫时,回到大自然的怀抱,也许我们还能睡个好觉。

北京治无精花多少钱

北联生物nk细胞

中国nk细胞治疗医院